冰月舞明

ao 3 bingyue 打不开点一下proceed

【极君殿系列一】值此一生(十一)

罗浮生明天一早就要走,夜尊约好了祝红他们和自己几个从小一起长起来的发小吃饭,本来是罗浮生要订地方的,最后还是祝红他们挑了地方,年轻人聚在一起吃饭,还是倍儿熟的人,整个包厢大家距离一米远就没意思了。

等他们跟着祝红他们到了地方,夜尊有点傻眼,好吧烧烤加麻小是很接地气,他作为一个纯种湘北人,门口的臭豆腐他自己就能吃一盒子。但少爷金贵的罗浮生,他就不能肯定了,有些尴尬的看着他。

“不行我们换个地方吧?”

“没事,没吃过不代表不能吃,随大家吧!”罗浮生笑笑,搂着他的腰。

“你老公?”赵飞是夜尊发小,楼上楼下一起上学放学吃三餐的饭伴。“我怎么这么不可思议呢,你分化了,还是Omega,三观碎一地啊。”

“Omega一样揍你,你从小到大考试你不都是抄我的,你媳妇呢?”赵飞结婚早,女儿都生了,满月酒夜尊在山区回不来,特意包了一个大红包。

“里面呢,你们家面粉,见到真人需要深呼吸,还有我还没敢告诉她你结婚了,还是嫁人,我怕她受不了晕了。”赵飞叮嘱道。

“哦,你媳妇这么迷恋我你不吃醋?”夜尊笑着。

赵飞掏出手机:“兄弟,我现在就差每天帮你打榜刷票了,看看这屏保,看看这背景,天天给我换,换来换去都是你,就是用个导航都是你的语音包,来电提示音是你的单曲,你说我好不容易摆脱你这生活三级残废,结果结婚找媳妇怎么就瞎了眼找了个你的死忠高筋面粉,当初我俩订婚我给你视频,我媳妇差点拿刀子捅了我,说咱俩居然认识也不告诉她一声,她见你都没化妆。”

“结婚我去了,嫂子挺正常的啊。”

“那是,那时候都官方反黑组的领头羊了,这叫有见识了。”

“那这今天又是哪一出?”夜尊不明白了。

“生完孩子还没减肥呢!”赵飞一头黑线。

“行,我错了兄弟,我去安慰!”夜尊算是服气了。

高筋面粉那都是超过五年追星史强悍的一批,赵飞的媳妇可是从夜尊还在偶像剧里跑龙套的时候就迷得不行,简直是骨灰级别的老面了。和祝红都认识,相谈甚欢。

对于夜尊带着老公来请客吃饭这件事,有点小激动,但看眼神绝对不是嫌弃或者抵触。

“你老公也好帅啊,感觉好配!”赵飞的媳妇满眼星星,祝红官方鉴定腐女一个。

“怎么选这里,替他省钱!”夜尊拆封着消毒餐具,顺便瞄着菜单,动作熟练,估计没少吃。“要三份龙虾,两份辣的,一份不辣,烤串有什么都上就行,我们人多,要馒头片,别拿外面买的糊弄我,我知道你们家自己蒸馒头,比外面的好吃。”

“您放心,童叟无欺,您说了我告诉厨房就行,除非我们今天没馒头了才会去外面买。”服务员笑笑,到他们这来的都是吃货,很在意地不地道。

“再来点串串,你们家的牛肉不知道退步了没?”夜尊补充道。

“没,还是那个味道!”赵飞补充。“啤酒先来三箱吧,第一次见,不知道量,不够我们再要。”

“来十箱,姐姐我后面两天都是放假了,喝醉了也没事!”祝红抢白道,终于熬完了这一年,算是风平浪静没啥大事,怎么也要放纵一下。

“对了小帅哥,你怎么看上他的,别告诉我你是看脸。”祝红问罗浮生。

“一半看脸一半看人吧,白的和个兔子一样,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还手,胆子还小,没办法嘛,管了一次就想管第二次,管着管着就觉得管一辈子算了,反正一只兔子也吃不了多少喝不了多少,我还养得起。”

“咳咳咳咳……”好吧,祝红和其他人都呛到了。

“你确定自己眼睛没瞎,还是alpha都这么看不起人。”赵飞媳妇艰难的问。

“不明白!”罗浮生摇摇头。

“和直男不能这么说,他不明白的。”祝红叹息道,换了个说法:“你知道我们尊在外面一直是什么人设吗,超A的,运动全能,唱跳俱佳,文能提笔写大字,武能提刀拍仙侠,是业界勤奋的表率,新人的标杆。你说的小白加小弱在我们看来真的是没法想像。小夜是我带的最省心的艺人,条件好又努力,不惹事还听话。”

“哦,不知道,不过他什么样我都喜欢。”罗浮生揉揉还在研究吃什么的夜尊,夜尊听到他们说什么,也不打算反驳,反正说了他自己能照顾好自己罗浮生也不信。

“面崽除了生活有点残废之外其他都还行啊,学习甩我八条街,十七八就自己去外地上学,为人又热情,老师同学都喜欢,我们这么多年都没断了联系,逢年过节,老朋友一定问候到了,都是打电话视频,从来没有发个短信散伙的。我妈也喜欢他,说他争气又不忘本,每年回来都来看她,可以说五岁到八十五岁通吃啊。”赵飞也不认同。

“你们和一个老古董讨论等于白费,飞啊,你都当爹了你妈不还是小兔崽子小兔崽子的叫你,你能反驳,反驳有用,和他讲道理不如吃东西。”夜尊笑笑,罗浮生怎么看他,他倒是不怎么在乎,反正自己怎么样他都爱,自己人为他说话也是好心,不过没啥必要是真的。

“啤酒喝的惯吗?”夜尊问罗浮生。

“都行。”罗浮生倒是不计较,最多度数低,喝起来没啥感觉,中午喝了不少,明天早上还要办事去,少喝点也好。

一帮年轻人,喝酒吃串倒是自在,夜尊本来以为罗浮生会吃不惯这些,但罗浮生自己吃了一份麻小、1根烤羊腿、半锅串串都还没停嘴,彻底不担心了。再加上他本身虽然年纪大些,相对阅历也比旁人丰富,山川地理无一不知,国内国外无一不晓。赵飞在做进出口贸易,算是继承家业,罗浮生点拨几句,他就一脸崇拜了,至于自己这个发小,自动被他归到了生哥媳妇的地位,变脸超快啊。

一顿饭吃到半夜,有孩子的只能回家了,没孩子的下半夜准备歌房继续喝,夜尊也喝了不少,走路有点晃,结账的时候都是懵的,甩了半天头才算清醒。

“不是你老公请客吗?”祝红正好从洗手间出来,有点奇怪,今晚上花的还行啊,有钱人都这么吝啬吗!

“你指望一个少爷出门带钱?做梦吧!他除了工作,有事都是副官代理,就是给我发个微信可能都是他口述,罗成编辑的。”夜尊还是很了解罗浮生的,他对自己不是不上心,而是真的太忙了。

“ok,明白了,不过长得是真不错。”祝红搂着夜尊,喝得也有点多。

“你不是见过?”夜尊有点奇怪,祝红第一次就见过了。

祝红有点懵,但是吧酒喝多了也没啥思考能力,搂着夜尊:“随便啦,看你公公出门的架势,你这是嫁入豪门啦,恭喜啊,不过婚姻吧也没那么牢靠,要是有什么不顺,给姐姐说,别了亏待自己。”

“行,有你这句话咱俩没白认识这么些年。”夜尊笑笑,这些年祝红帮了他很多,这种朋友不多见了。

罗浮生第二天一大早就要走,自然不能陪通宵,夜尊转了红包给祝红他们,自己玩去呗,至于他是真的不行了。送走了乱糟糟的那些人,司机还没过来,罗浮生半搂着夜尊,走在深夜的街道上,没有车没有行人,只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馆和便利店还亮着灯。

“你很熟悉这里?”罗浮生问。

“当然啦,我在这里长大的,小时候就是一家小馆子,上大学那会儿才扩建的,每年回来都要来吃。”

“我想多了解你的生活,你的样子,任何样子。”罗浮生把他抱进怀里,软软香香的身体,从开始的有兴趣,到现在放在心上呵护着,有些小迷糊又不聪明,但就是让自己天天念着想着。这就是恋爱的感觉,如果早知道如此美妙,还不如早些认识。

“我就是这样啊,至于他们说的,做做样子而已,就我这软趴趴的,就是个花架子,放心,我不是那种不行硬要上的,有危险第一个躲起来。”

“信你才怪,不过记得你自己的保证,做不到的不能强迫自己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夜尊在他身上蹭蹭,换来一个深吻,大街上又没人,亲就亲吧。可是上了车您老人家都不停,这是什么意思。

“浮生……”夜尊用力想推开他,丢人先不说,这越来越激动的,可不能在车上就办了他啊。

“乖,我会忍到回去。”罗浮生一点放开的意思都没有。夜尊那个头疼,这是什么理由,我该感谢吗?

罗浮生倒是真忍到了酒店,没有路上就把人剥干净了,但是进门就冲了进去,也是有些难过,润滑归润滑,但扛不住他那里的尺寸有点大。

至于早上罗浮生啥时候走的,夜尊就不知道了,睁眼的时候感觉恍如隔世啊,整个身体像是被车碾过了一样,没有一处不疼的。抬起胳膊来,手臂上都是青紫的痕迹,后边罗浮生有点失控,虽然没伤了自己,但是信息素带着很重的侵略性,恨不得吃了自己一样。

艰难的翻了一个身,感觉脊椎都零散了一样,罗浮生在床头放了纸条,字迹俊秀有力,但比较潦草。

“好好休息,两天后回来,有事吩咐罗林,早点回家。”

“就不能写点甜言蜜语!”夜尊爬起来,还是要活动一下,再躺下去,会散掉。

枕头边一把钥匙,不知道是谁的,夜尊拿在手里晃了晃,然后电话就打进来了,是罗浮生。

“起来了,已经落地了,要看看北俄的雪景吗?”

“不用了,看着都会觉得冷。”夜尊噘着嘴。

“生气了!”罗浮生笑笑。“小尊昨晚好棒,比兔子还乖,身体又软又甜,要不是早上要走,怎么都吃不够。”

“罗!浮!生!你别太过分!”隔着电话夜尊都能想像他得意洋洋的样子,十分恼火。

“好好好,下次小尊别这么甜我就不发疯,钥匙看见了吧,给你的小游艇,等我休息带你出海好不好。”

“好!”夜尊自然高兴他能陪着自己,至于游艇,算是件比车好一点的礼物。

以至于之后见到“小游艇”后被罗浮生重新定义“小”这个字,还有他以为的假期就是两个人甜甜美美的,但罗浮生带的的护卫侍从显然有点超出了夜尊的预料也是很郁闷,决心下次自己定行程,来一场真的只有他俩的旅行,就成了夜尊的一份执着。

 

评论(46)

热度(165)

  1. 19楼醋美人冰月舞明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