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月舞明

ao 3 bingyue 打不开点一下proceed

何当共君归(十六)雪璧

傅红雪循着他娘留下的标记,终于在一处河滩找到了他娘,负手而立,黑衣白发、。

“跪下!”花白凤的声音有些颤抖,下午看到的那一幕让她没法不颤抖。

傅红雪双膝落地,笔直的跪在地上。

“我养了一个好儿子,学会阳奉阴违了,怪不得我让你接近马芳铃你不肯去,原来被一个野小子勾走了神魂,傅红雪,你对得起我二十年的含辛茹苦吗。”

“娘,他不是野小子,他是我喜欢的人。”傅红雪辩白。

“啪!”藤条抽上去,“为了他已经学会顶嘴了,我倒要看看什么样的货色能让我儿子如此神魂颠倒。”花白凤已经失去了理智,下午她来到这里,来到他和白天羽定情的地方,看到了什么,看到了他的儿子在亲一个白衣男子,如同恋人一样的亲吻,甚至没有察觉自己的存在。

“娘,你要做什么?”傅红雪拉住花白凤。

“我要去杀了那个勾引我儿子的男人,我不管旁人如何,我不会让我儿子和一个男人在一起。”

“那你就能容忍你的儿子和仇人的女儿恩爱。”傅红雪大叫道。

“我只是让她爱上你,没有让你也爱上她。”花白凤辩解道。

“你为什么确信我不会爱上她,万一我爱上了她,愿意为她放弃仇恨呢。”傅红雪反问。

“那你就不配做我儿子。”花白凤手中的荆条抽打在傅红雪身上,这不是她木讷冷血的儿子,这个人让她觉得陌生。

“娘,我不会爱上马芳铃,我会给我爹报仇,但这一切都结束了,我自己的人生我有权利决定,我喜欢城壁,我要和他在一起,一起离开大漠,离开现在的生活。”

花白凤愣住了,他的儿子在和她讲条件,短短几个月,他的儿子已经学会跟她周旋了,她的儿子已经变得不像她的儿子了。

“我要杀了他。”

花白凤明白了,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男人,那个男人不仅迷惑了他的儿子,还让他儿子开始想要摆脱她摆脱现在的生活,这个男人已经抢走了她的儿子,这样的想法让她感到恐慌。

傅红雪起身跃到花白凤面前,他不能让花白凤伤害连城璧。

“让开!”花白凤抽剑,母子反目,刀剑相向。

“娘,你不能伤害他,他是我喜欢的人。”

“那个个男人,和你一样的男人,你是不喜欢马芳铃,也不该找个男人,傅红雪你居然吻了他,你不觉得恶心吗!”花白凤已经失去了理智,她养了二十年的儿子为一个男人向她出手,完全忘记了是她想要去杀连城璧,而傅红雪只是阻拦而已。

凌厉的剑招刺向自己的儿子,傅红雪只能匆忙闪躲。

“你滚开,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他。”花白凤长剑刺向傅红雪的胸口,傅红雪不在闪躲,握着剑,由着她刺进自己皮肉。

“傅红雪,你为他不要命了。”花白凤就这么看着傅红雪,刺不下去,也拔不出来。

“娘,我爱他,就像你爱爹那样,如果你想杀他就先杀了我吧。”

“傅红雪,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他是个男人,但我真的喜欢他,娘我从来没有为自己求过什么,我现在求你,求你放过我们,我会给爹报仇,我会杀了所有害过你们的人。”傅红雪跪在花白凤面前。

“好,记住你今天的话,给你爹报仇,杀了所有害过我们的人。你滚,你让我觉得恶心,和男人纠缠不清,你不怕被世人嘲笑,我不信他也不怕,总有一天他会放弃你,找个女人结婚生子,孤零零的留下你一个人,男人都是骗子。”花白凤气冲冲的走了,她活了这么些年,看过的沧桑比傅红雪多得多,在这大西北不是没有为蓝颜倾尽所有的人,她见过他们幸福美满,也看过他们支离破碎,他不想他的儿子也走上这条路。这世上男人和男人在一起,要比想想的坎坷,终不是长久。至于那个男人,总会有破绽,想骗她的儿子,她会好好会会他。

傅红雪回来到很晚,一身狼狈,身上的血腥味根本掩盖不住。

连城璧知道他是去间什么人了,但这样狼狈却是没想到。给他收拾了伤口,有鞭伤有剑伤。

“不问我去见谁了吗?”傅红雪抓住连城璧正在给他上药的手。

“没伤到要害,不是想杀你。”连城璧叹了口气。

“我去见我娘了,下午在水边,她看见我亲你了。”

“大概气坏了吧?”连城璧给他包好伤口。

“嗯!”

“不允许你和我在一起?”

“嗯,不过我不会和你分开。”

“那就不用放在心上,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。”连城璧给他穿好衣服。

“嗯,我娘的脾气很执拗。”

“没事,我会让她慢慢接受我的。”连城璧反过来安慰傅红雪。

“别,我娘会失控。”傅红雪真怕他娘会杀了连城璧。

“会没事的,她可能是被仇恨折磨了太多年才这样。”

“我娘应该很爱我爹。”傅红雪想着。

“嗯,她一生都在思念。”

“所以我不怪她。”傅红雪知道他娘有时候不正常,他会害怕,小时会很害怕,但大了就明白他娘活的苦,他甚至不知道一旦他报了仇,他娘会何去何从。

“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你,我一样会疯。”傅红雪抱着连城璧,下巴顶在他的头上,这个人给他的每一点暖他都记在心里,给他的每一分爱他都愿意用生命去换。他知道自己不能失去他,没有他的世界,真的如同过去二十年,没有颜色,只有一片惨淡。可是他们以后的路该如何走下去,傅红雪脑子里一片茫然,他娘的话一遍又一遍在脑子香气,他该如何面对世俗,他可以不在乎,连城璧会不在乎吗,他心中所牵挂的是雄途霸业、家族命运。


评论(31)

热度(125)